首页  | 机构职责  | 活动快讯  | 图片视频  | 八一论坛  | 八一文化  | 八一历史  | 军事科技   
当前位置:主页 > 八一文化 > 企业家访谈 >
天生我材“笔”有用——军旅诗人马萧萧访谈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  责任编辑:admin

 

 
 
 

本报记者 张 栎

军旅诗歌当是最能够体现生命硬度、精神质地和灵魂域面的。长期以来,我们的军旅诗歌一直在“英雄主义”、“铁血素质”和个人的冥想、感觉中呈现和进行。直至80年代中晚期,涌现出了周涛、马萧萧、刘立云等著名军旅诗人,他们的坚持和隐忍,节制和冲放,尤其是他们对军旅这种特殊的人生形式的把握,以及对历史——特别是现时军人精神的感悟、体验和解读,使当代的军旅诗歌面目一新,生机盎然,即使以现在的眼光看,以这些诗人为代表的军旅诗歌,依旧能够响亮地深入我们的内心和灵魂。

记者:马萧萧老师,很高兴约到您,看上去很“疲惫”啊?

马萧萧:刚参加《小说月报》组织的一个活动,从九寨沟、黄龙、若尔盖草原、甘南草原回来。晚上又赶写一篇约稿,只睡了四个多小时。

记者:印象中您很少写小说,怎么参加《小说月报》的活动?

马萧萧:已不是第一次参加该刊的活动了。我在《西北军事文学》从事编辑工作已有18年。做诗歌编辑、美术编辑,还有很重要的一项工作是做小说编辑。1996年的时候,被聘为《小说月报》的特邀编审。

记者:您是诗人,却编小说;您是文人,却穿军装;您是湖南人,却生活在大西北;您还画画,研究周易,而且是取名专家。

马萧萧:杂!外!

记者:杂能理解,多才多艺嘛。外?

马萧萧:外,是外一首、外几首的外。这些年,我一直生活在一个“外”字里。

准确地说,就是作为一名诗人,我常常生活在诗歌之外。

记者:!

马萧萧:你说的出入二字很准确。人生的一个很重要的关键词便是“出入”。一个拥有“出入证”的人,才是自由者。比如,你进我们戒备森严的军区大院,就得办出入证。有了这张出入证,你才能自由通行,才能找到我。一个诗人,只有办好了属于自己的那张出入证,才能在人生道路上、创作过程中,实现自己的自由飞翔;才能享受精彩的诗外生活,才能拥有扎实的诗外功夫,才能生活得脱俗而不清高,才能生活在浪漫之中而不是乱麻之中乱码之中,才能为诗丰而不是为诗疯……

记者:功夫在诗外,这是一种方法,也是一种境界,在诗歌里能出能入、能入能出、出了再入、入了再出的诗人,是诗意而务实、机智而快乐的。您的微笑,一扫诗人们的愁苦之态、酸腐之气。

马萧萧:我一直在这样努力。

记者:您成名甚早,是当年红遍大江南北的少年诗人,八十年代中国校园诗坛的领军人物。我上网搜索,看到这样的评论:“当年马萧萧在爱好文学的中学生心目中,不亚于今日“玉米”心中的李宇春,他的名字被屡屡提起,得其片言回信也是可以和同学吹牛的资本。”能否说说那个年代的校园诗事和您个人的诗事?

马萧萧:八十年代确实是一个诗歌的年代。去年黄河出版社出版的由姜红伟编著的《八十年代校园诗歌运动备忘录》一书中,我的名字出现了近200次。当年的校园诗人、现上海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评论家葛红兵在序言中说:“20世纪80年代中学生校园诗歌运动是少数可以用辉煌和伟大两个词来形容的历史事件,然而也是被遗忘甚至故意忽视的事件。20世纪80年代中学生校园诗歌运动是20世纪80年代新启蒙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全民化过程非常重要的环节,是中国‘新时期文学’诞生期最重要的文学事件之一。”

全国各地数以千万计的中学生诗歌爱好者遥相呼应,在世界文学史上、中国校园内外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史无前例的中学生校园诗歌运动。它是中国当代诗坛继“朦胧诗”、“第三代”之后又一场非常重要的诗歌运动。当时,全国有数以千计的校园诗歌社团和校园诗歌刊物,我当时还创办了全国第一家中学生自办诗报《青少年诗报》;包括《诗刊》在内的各大报刊竞相刊发少年诗人的作品,一些出版社推出了中学生诗歌选集与个人作品专集,全国校园诗赛、少年作家笔会频频举行;北京大学等名牌高校还破格免试录取了中学生校园诗人、作家中的一二十名佼佼者。在上百万名中学生诗歌爱好者参与的投票活动中,姜红伟、江熙(他现在叫江小鱼,是电影导演、编剧)、马萧萧、南岛、叶宁等被评为首届中国十大校园诗人。“神童诗人”田晓菲,15岁就被北京大学免试录取,19岁就成为哈佛大学的博士研究生,现在是该校教授。当年的校园诗人洪烛、汤松波等,至今仍活跃于诗坛。而邱华栋则“转业”为小说家了。著名诗人、《诗刊》原主编叶延滨对我们的评价是:“洪烛、邱华栋、马萧萧等少年诗人的作品,为过于沉重的八十年代诗坛增添了明丽的色调。”

记者: 有点像韩寒他们。

马萧萧:我们在韩寒他们之前,我们是第一代。

记者:那时崇拜您的中学生一定很多吧?

马萧萧:确实不少。我的读者来信每天都有一二十封,大部分是我的同桌同学曾学南帮我处理的。毕业时,读者来信装了三麻袋,后来他替我邮到了我服役的驻陕某部。

贵人相助

记者:您没上大学?没被大学破格录取?

马萧萧:我当然想上大学,想被大学破格录取。我上中学时,地理、历史、语文等成绩尚可,其中,地理成绩较突出。而数学、外语等就很差了,是全班的倒数几名。毕业前夕,市、县文化部门还有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评论家李元洛把我向重点大学湘潭大学推荐,该校先后两次派人到我就读的隆回二中对我进行考察,并组织六位教授进行了面试,决定破格免试录取。与此同时,邵阳市委也向湖南省委发去了“破格录取马萧萧”的快报,湖南省委副书记、省长刘正同志作了批示,无奈湖南省招生办碍于体制,考虑到本省尚无先例,未能“开口子”。我只好到湘潭大学自费就读。第二年春,经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周玉清同志推荐,兰州军区驻陕某部徐兴将军破格接收我入伍,后来又破格提干,调到了兰州军区机关从事文学编辑创作。

说起来很有意思,当年我拿着推荐信投奔徐兴将军时,从湖南老家带给他的礼物是几斤雪峰蜜橘。而将军有所不知,这袋蜜橘原本是有十来斤重的,火车上我不知不觉吃掉了一小半。前不久我专程去西安看望他时,说起此事,两人哈哈大笑。

记者:不幸中的万幸,贵人相助!

马萧萧:是的,我很感谢他们,感谢那个幸福的时代。感谢诗,感谢这些师长。“诗”之毫厘,“妙”之千里;“师”之毫厘,“妙”之千里!

十年磨一剑

记者:军旅生活,尤其是西北军旅生活,对您的创作,又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马萧萧:由校园而军营,从南方到西北,我开始了自己崭新的人生。大西北,是“花儿”和“信天游”的故乡,是“边塞诗”与“新边塞诗”的摇篮。这里有神奇壮丽的雪山、冰峰、草原、大漠,有深厚雄浑的历史文化积淀,有多姿多彩的民族风情,有可歌可泣的军旅传奇,是文学创作的富矿。著名新边塞诗人章德益说:“充满灵趣、灵思与灵感的马萧萧的诗,是一种由湘人灵慧的巧思与西北旷远的山川悠然契合的产物。这种混融有绮思与野趣的小诗,一篇一篇都是意象的撷选、巧思的造型与人像的显影,它们流自一个带有童心的军旅诗人内心深处,恰成为中国犷悍雄烈的军旅诗的一个补充,一个在刀光剑影之外的多声部的奇妙和声。”章老师对我虽然是过奖了,但确实也道出了我的作品与我所在的大西北这片土地的联系。而在多年的军旅诗歌创作中,我深知:军旅诗歌最能体现出博大雄浑。诗之敏捷、诗之激愤、诗之纯粹,与军旅之机警、军营之阳刚、军人之热切,从古到今,都是连理的佳话。如果要在军旅诗的操场上立一块标牌,我以为,上书“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八个字,是再恰当不过的。进一步加深民族的忧患意识、国土的历史意识、军人的血性意识,是每一个军旅诗人都无法逃避的共同科目。

记者:这些年,您的作品少了,是不是已“江郎才尽”?您这一代作家中不少人现在都鲜有作品,莫非已进入了创作的枯竭期?

马萧萧:文学创作要耐得住寂寞,要守得住清淡的生活。它是异常艰辛的长途之旅,需要有出色的天赋,需要有对生活、对文字的敏锐感悟力和驱遣力,还要有良好的机遇。在社会迅即转型的当今,一批作家掉队或改行,自是情理之中的事。就我来说,确有江郎才尽之象。儿时的出众才气不再,儿时的雄心壮志难酬。不过,我确也有江郎才“进”之势,这10年来,我一直在埋头创作一部辞典体地名文化长诗《中国地名手记》,该诗以中国2000多个地名为题,原计划创作10万行,至2008年,完稿近6万行,之后又经一年时间的反复删改,最后定稿为6000行。这部长诗的精选本已在我的新浪博客和网易博客贴出,得到了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高洪波以及数十名著名诗人、学者的较高评价,被誉为“无法模仿”的“一部奇书”,再过个把月就出版了。

记者:十年磨一剑,将6万行的长诗删改为6000行,真是有军人的魄力和学者的严谨啊!我想,易学文化、名称文化的研究,现代水墨的创作,也一定是这部长诗的催产剂。

马萧萧:是的,前面我已说过了,我从小酷爱地理。上中学时,便能把中国地图上的行政划分、山川湖海倒背如流。说句玩笑话,《中国地名手记》这样的“奇”书,恐怕在中国诗坛也只有我这样一位爱地理、擅取名、通周易、懂水墨的诗人能够完成。有人评价说,“《中国地名手记》是一部关于人与自然和谐的大作,是一部因诗外功夫而成就的意外之诗。”

记者:又说到了“诗外”。您在诗外所进行的易学研究、取名策划、水墨创作,看来真使您受益不浅。

马萧萧:提起周易,不少人都斥之为迷信,认为它是一门算命和预测吉凶的学问。其实这种观点是极其错误的、片面的。易经是群经之首,它包涵“象、数、理、占”四部分,而“占”,只是其一。易学重在对天地人三者和谐关系的研究与辩证。一个热衷于算命的人、热衷于算命的民族,必将愈发迷信、愈发衰退,而一个能从易经中悟出天地人之和谐大道的哲学家、史学家、政治家、军事家、企业家、诗人作家,必可修身养性,必可大成其功。再说绘画,其实我对水墨的亲近,早于诗歌,在我13岁发表诗作的前一年,在我那座充当学校的马氏宗祠里,突发奇想,无师自通,“绘制”过连环画《蚂蚁战》100多页,保存至今。但此后便再未涂抹。及至早几年我办公室搬到了几位专业画家的对面,才于“诗情”之中重拾“画意”。

记者:易学与诗学相通,诗情与画意相融,古今通易擅画的诗人,也不是没有。

马萧萧:诚哉斯言!还有名称文化,我这些年为企业、明星及民众已成功取名上千次。长期的名称文化研究,亦使我在《中国地名手记》的创作过程中如虎添翼,如鱼得水。对了,最后说说我的名字。马萧萧,姓马,马是吃草的,吃哪个草呢,当然是甘肃的草,你看我的“萧”字,是不是有个草字头?草字头下是不是有个甘肃的“肃”字?两个“萧”字,注定我要来甘肃两次呢,我曾经有一年调离了甘肃,第二年又调了回来,再未离开。我与甘肃的缘分,厚吧?

记者:有意思。今天先谈到这里。很开心!,祝您取得更大的成就! 

 


 
最新推荐
热点信息
·军旅优秀企业家新春联谊会
·王莹:军旅歌手(人物春秋)
·优秀复转军人、企业家冯成林
·著名画家、企业家刘勇先生访谈
·军旅书法家李洪海艺术人生
·天生我材“笔”有用——军旅诗人
·一个军旅企业家的热血情怀
·任志强13年当兵史 王石在列
·黄涛军旅编辑家、西南交通大学
图片动态
军旅优秀企业家新春联谊会 天生我材“笔”有用——军旅诗人马萧萧访谈 军旅书法家李洪海艺术人生 任志强13年当兵史 王石在列
军旅优秀企业家新春联谊会 天生我材“笔”有用——军旅诗人 军旅书法家李洪海艺术人生 任志强13年当兵史 王石在列
Lenovo Laptop Keyboard
HP Laptop Keyboard
Asus Laptop Keyboard
Acer Laptop Keyboard
Sony Laptop Keyboard
Dell Laptop Keyboard
Samsung Laptop Keyboard
Toshiba Laptop Keyboard
Gateway Laptop Keyboard
Laptop Keyboard